温一个影

画的东西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兴趣……不爽憋着

橘色的阳光被层层叠叠的云雾遮住,微弱的光芒下,十里长廊,万里江川,静得像是陷入了沉睡,我只能听到风呼啸在耳边的声音,像是谁人的骇泣。

文字出自昨夜星辰昨夜风。我这种咸鱼终究还是画不出来这种意境…以及第一次尝试厚涂,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

嘉德罗斯的高考应援

  “哈?高考?这么简单的事还要什么祝福啊。”嘉德罗斯有点不解的看着你。 见你还不想离开,他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还在这干什么?明天就考试了现在就不能再去复习一下?真是的渣渣就是麻烦。”

待你委屈的走远之后,他才露出了一点温柔的表情,以极其不符合他性格的声音小声的说 “放心,你努力了这么久,一定会得到回报的。以我嘉德罗斯之名,祝愿你高考顺利”

安哥的高考应援?

      “明天啊…时间过得真快呢。” 自称骑士的人弯眸看着你。 
     “虽然我们没有认识多久,但我也能感受到你的努力。”
他靠近你,温柔的帮你整理衣服的褶皱,而后用右手捧起你的手,俯首轻轻亲吻了你的指背。
     “那么,以骑士安迷修之名,祝愿您高考顺利”

安雷无差


瞎写的…磨叽了好久结果忘了自己本意要写什么来着T_T

       雷狮和安迷修最初的关系只是敌人,确切的说,是雷狮单方面看安迷修不顺眼而已,故此见了面免不了想去嘲讽一下他。

      这种别扭潜移默化的成为了日常,雷狮一见到安迷修就习惯性的开始耍坏,不断说着挑衅那人底线的言语,好笑的盯着人生气但又极力忍耐的表情,沉迷在其中浓厚的乐趣中无法自拔。

      打架的时候也是,对方下一步该做出的动作心中早已有个大概,因为实在是太过了解他了。想着法子与之周旋,目的只为玩出新花样而不是置对方于死地。

        时间长了这种关系就变得不纯粹了,甚至听到他的名字脑内就不断在想关于他的事。这一刻才发现,其实自己心里已经不经意给这人留下了位置。

        一边接受了自己的感情,一边又厌恶这段感情。努力抑制自己的一举一动,试图掩盖住自己的本意,不停换着更过分的方式来挑衅那个骑士。

        梦里带着潜意识的还在和他对峙、挑逗,不停干架,不觉得厌烦,一梦就做到天大亮。

         就算分隔两个不同的世界也会时常会在无人之时略带嘲意的一笑,当初怎么就没管他让他死了呢……

        “安迷修,你应当死在我手上才对啊……”

雷卡#
现pa#

          “大哥也真是的,为什么每次聚会都要和安迷修拼酒啊!最后还得我把你搬回来……”

          卡米尔踉跄着把自家大哥扶到沙发上,直起腰眯眼看着眼前半倚着的雷狮小声抱怨起来。

          “明明和外人口口声声说你们是敌人……为什么私下里和他关系那么好啊……”  卡米尔想着雷狮和安迷修的种种,心不在焉的走到落地窗边,拢起窗帘,欲意挡住外面刺眼的灯光。
             明明已经临近午夜,但外面却还是灯火辉煌。晃眼的灯光仿佛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如痴如醉的看着这个处处不尽人意的世界。

        “大哥你果然是喜欢那个安迷修么……”
        卡米尔对着灯光愣神,不自觉的就蹦出这么一句别扭的话。眼睛被灯晃的酸疼,才终于拽着窗帘掩起最后的亮光。回身时眼睛还没准备适应黑暗,就恍惚看到一个人影走近自己,再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人按在了落地窗上。

         “卡米尔,你刚刚说什么?”。
          窗帘缝隙处透过的光刚好照在雷狮帅气的脸上。因醉酒的倦意而半睁的眼睛看着眼前还正微微愣神的卡米尔。
       
      “呃……抱歉大哥,没什么,我……唔!”。     
     
     雷狮不等自家弟弟把话说完,就强硬的捏起他下巴凑了上去。对上卡米尔柔软的双唇后,肆意的伸出舌头探过去。用舌尖舔舐对方的上下唇,贪婪的享受着舌部味蕾舔掠的感觉。
         雷狮眯眼看着卡米尔因窒息而涨红的脸,喜不自胜的伸手抚了上去。卡米尔渐渐的因为没有经验而从喉咙发出微弱的呻吟之声不得不使雷狮结束这个贪婪的吻。

        “怎么,卡米尔,你刚刚那是吃醋了?”

        卡米尔低下头把自己的脸深深的埋在帽子的阴影当中,调整好呼吸,良久才道出一句。“大哥,你醉了”

         雷狮索性掀起卡米尔那碍事的帽子,染上色欲的眼神目不转经的看着他抿着唇。伸手搂过卡米尔微微附身凑到人耳边,故意让呼出的气体接触到他的耳垂。

         "我没醉。  卡米尔,听好了,我喜欢的人,是你。"

拥抱#

安雷#
ooc我的,暧昧是他们的#

“喂,那什么骑士,过来。

虽然我很想揍你,但那种事还是下次再实行吧。”

      见对方仍待在原地没有动身的意思,三两步走上前,两臂环过他腰部,脸颊贴着他衣物,手掌轻触他后背。
     仅持续了三秒不到就放开手后退两步。把碎发撂到耳后,斜眼瞥他一下转身离开。低下头试图把已经红了的脸遮到阴影里。

     被抱的人回味似得想着方才短暂的拥抱,眼神温柔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海盗团团长还真是个不坦诚的笨蛋啊”



其实这个是改了自己的旧戏……名朋的小伙伴说不定看过……我本来想画来着但奈何图力不足,如果有太太愿意画出来那真是太好了(跪
下次让他们在小角落里kiss吧……

一对安雷……昨天看岚少直播时候摸的……心不在焉可能有bug……就这样吧(瘫

满足了下自己奇怪的爱好……啊幼闪真可爱啊……

知道为什么茨木总是被吃的死死的么?
因为酒吞的攻气是与生俱来的。

酒茨#少年吞#
有借鉴